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099章 梦国鸦片

原来花海|咪乐|直播平台 这是英国《宪法改革与治理法》在涉及条约事务方面所作的最重要的改革,也协调了政府与议会在条约缔结过程中的程序设置,明确了二者的权力与职能分配。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周围的声音乱七八糟的,嘈杂、纷乱,但是冷不丁的坤沙突然听清楚了。

    然后他浑身一震,渐渐的看清楚了,眼前的街道虽然谈不上繁华,但是熙熙攘攘,人群密集,那个年代,街道上面没有高楼大厦的压迫感,周围全部都是低矮的房屋,到处都能够看到摆在门前五颜六色的盆栽、猫猫狗狗们到处游动也没有人驱赶、不同颜色的衣服就那样晾在人人暴露的地方,没有那么多的隐私。

    街道上面更是热闹非凡,吐火的壮汉一口烈酒下去,一大团的火焰如同火箭般的升腾起来,引得周围掌声雷动,逗猴的老人总有把戏让小猴子使出广大神通,画着糖人儿的老爷爷的小摊旁边总是围满了留着口水的孩童们,挑着水果的老汉、包着饺子的妇人、灾着猪肉的屠夫,别有一番风味,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他就坐在一间冰淇淋店里面,呆呆的看着。

    身旁好像坐着一个人,那个人告诉他“那个人就是你最大的敌人?”

    “谁……谁呀?”,坤沙的左手带着风之帆船的手表举起来拿着冰淇淋狠狠的啃了一口。

    身旁的那个人身体只有一个轮廓,一张脸总是隐隐约约的看不清楚。

    但是他给坤沙指“你看,你看,就那个。”

    坤沙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看到一个烧烤摊的旁边站着一个小男孩儿,抬起头看着烤串在铁栅栏上面翻滚着,炭火攻击着肉类,迫使着它发出最诱人的香味,烤串老板嘴巴里面嚼着槟榔,手法娴熟,撒盐、刷两下,撒孜然、刷两下,撒芝麻和辣椒末、刷两下,到最后一大把烤串就在他手中那么奇妙的一滚,然后用一张卫生纸包着递给他。

    夏天美滋滋的接过来,老板转过头“呸”的一声转过头突出一大口的红色唾沫。

    这把烤串上面的肉让夏天以后总是讥诮的笑着“以前的一串真是顶现在十串。”

    闲庭散步般的走在人群之中,夏天一边吃着烤串一边等待着糖人儿画好,吃完烤串以后舌头又美滋滋的舔了一下,扯着糖丝含糊不清的说道“老板儿,你再给我画一个,画一个最大的凤凰,啥?转到啥画啥?我加钱行不?”

    “诺。”夏天将一个画好的小老虎转过身递给身后的阿罪。

    阿罪沉默的微微低头,夏天就一直舔着他那只小老鼠。

    “拿着呀,我请你的,不要钱。”,夏天硬塞塞给他。

    那个小老虎就像是慢慢的融化的岁月,在阿罪的手中一直拿着拿着,一直融化着。

    “加点辣椒,诶,搞点葱花给我啊。”,夏天在臭豆腐小摊前指挥着,美滋滋的吃了一口以后,感觉整个人的灵魂都升华了,他含糊不清的说道“阿罪,你吃不?”,看着她又淡淡的摇摇头,夏天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老板儿,再给我一份打包,要重辣,不是不是…就是辣椒多放点。”

    说完后转过身得意的说道“明迦看到这个东西会发疯的。”

    阿罪咽了一下口水说道“好吃吗?”

    昂着头嚼个不停的夏天一愣,然后献宝一样的对着阿罪挤眉弄眼“贼好吃,虽然吧不是啥山珍海味,但是我有一种预感啊,有些东西真的,不好好把握,好好吃一顿,到以后,真的有钱买都买不到。”

    不行,夏天吃东西的模样真是太可爱了,他吃的也太香了。

    而且阿罪就想不通,为什么夏天怎么就偏偏这么喜欢吃街边小吃?卫生吗?

    也许是受到了夏天的诱惑,阿罪指着前方的一家冰淇淋店“我想吃那个。”

    吃完臭豆腐嘴巴一抹的夏天豪爽的说道“早说啊,走,我带你去吃。”

    那个…阿罪没挪脚,轻轻的说“应该挺贵的吧?”

    夏天像是做贼一样朝着四周看了看,然后和阿罪紧紧的贴在一起,从口袋里面取出来了一张五块钱的一角角给她看,神秘兮兮的说“你别声张啊,看到没有?我有钱,我有大钱。”

    冰淇淋上面撒满了五颜六色的甜素,阿罪小心翼翼的捧着,本来想要轻轻的舔一下,看到对面的夏天趴在桌子上面,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而且正在不断的吞咽着口水,她眨了眨眼睛,带着些许的笑容“我们来打个赌好不好?你不是说你很能吃吗?你今天要是能够把这个冰淇淋吃完的话,我下次还陪你偷偷溜出来。”

    说完将冰淇淋递给了夏天,后者骄傲的说道“小看我?”

    说完抱着冰淇淋就是一阵饕餮大啃,吃的那叫一个香喷喷。

    后来夏天好多次好多次路过这家冰淇淋店,也买了很多次和今天一模一样的冰淇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吃不出当时的那个味道了,他这么问自己,是不是自己长大了不爱吃了。

    看着他和阿罪一起走出去,坤沙对着身边的人说道“就是一个很幼稚的小孩儿啊。”

    说完还不由的在心中鄙视,没吃过冰淇淋吗?用得着那样?

    可身旁的那个人确实意味深长的说“在这个世界上面很多东西你经历过一次就会有非常奇妙的感觉,一百双眼睛里面有一百个哈姆雷特,但是…无论是政治、商界、白道、黑道,其实讲究的就是一个字:忍,只要你能够把这个字运用的娴熟了,那么你进能够像吕布那样的威武的战斗虎牢关,退亦能够像孙权那样睥睨天下,你看他现在开开心心的,无忧无虑的,就真的是一个小孩儿,你知不知道在几个小时前他死了一位至亲之人?”

    听闻此言,坤沙搅拌着冰淇淋的手突然狠狠一震。

    “人家这种年龄就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你看看你。”

    男人说着拿出一张纸巾给坤沙擦嘴巴“小小年纪森戾这么严重,今天又去看高爵体罚那些犯人了吧?看的是不是很爽快,今天看体罚,明天看虐待,后天你是不是自己拿把刀就要杀人了?”

    话音落下,给坤沙的嘴角狠狠一擦。

    他再说道“他身边那个女娃娃,不跟他一辈子,也至少也跟他半辈子,你有吗?”

    他喋喋不休的说“你看人家是幼稚,你就这种眼界?冰淇淋店的一个照面,你知道你输得很狼狈吗?”

    坤沙终于忍不住的将勺子狠狠一砸在桌子上面,凶相毕露的说“输赢很重要?”

    还敢跟老子吹胡子瞪眼?那人拍了一下他后脑勺

    “输赢重不重要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输了你只能够想外面那些流浪人一样眼巴巴的看着食物,但是赢了却能够让你在这里吃着冰淇淋,你自己说,重不重要?”

    坤沙的嘴角抽抽,似笑非笑,他眼神中的凶狠之色慢慢的浓重,再次扭过头看着夏天的背影,那叫一个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跑上去亲手将夏天撕成一个粉碎,拿他的肉一点点的蘸着冰淇淋吃,不过他重哼一声后转过头,继续吃着冰淇淋,冷冷的说道“你别那么瞧不起我,总有一天,我非得动手宰了他。”

    那人有些担心的看着坤沙,这小家伙跟平常人不同,眼神中里面那蕴藏着的凶光更是世间罕见,如果不好好的治治的话,这样长久下去肯定要出事情啊,看着坤沙一边吃冰淇淋一边还红着眼睛时不时的看着夏天,他忧心忡忡的叹息了一声。

    “坤沙…”

    连续叫了三声,坤沙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定睛一看,官岚满脸急切的看着自己,看到坤沙回神,官岚才松口气说“你刚刚怎么了?怎么就突然神游了?差点吓死我了,我怎么叫你都叫不醒,我还以为你魇住了呢。”

    还在雷霆大荒里面,根本没有南吴城、热闹的街道、冰淇淋店,说话的人,这些都是子虚乌有,宛若海市蜃楼般从自己的面前掠过,自己刚刚真的产生幻觉了吗?坤沙一边哄她一边摸着后脑勺傻笑“不晓得,感觉好像是做了一个梦一样的,不知不觉所有的思绪仿佛被带到另外一处去了。”

    “你都看到什么了?”,官岚一脸的好奇“跟我说说呗?”

    “哈哈哈,就是神游了一下,记不清楚了。”,坤沙含糊不清的说完放下手。

    奇怪了,后脑勺那种被拍打了一下感觉像是真的一样,自己刚刚真的做了一个梦?

    看着时间点也差不多了,坤沙有些严肃的说道“亲爱的,我们差不多该回去了吧?今天对于我们来说,可是一个重要的日子,我要在蛮荒之地宣布你是我的未婚妻,让所有人都认识你、接纳你,你将是国母一样的存在。”他说的真切,眼神炙热,却让官岚感觉到一点恐慌,他说的复杂?就是这么复杂的?是不是进展的,太快了一点点?

    “我不回去。”,官岚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

    开玩笑,我回去找死?官岚内心直直冷笑,唐夜麟不知道多想要杀了我呢。

    坤沙刚想要开口问为什么,官岚捂着嘴‘噗嗤’一笑说“你时空裂缝还没给我召唤过来啊。”

    原来是如此,还以为自己太过于唐突惹岚岚不高兴了,坤沙的心里面轻松了一下,也是心情大好的说“你还惦记着那条裂缝呀?我告诉你,那条裂缝可危险了,要是真的转换了空间、经纬度、轨迹,真的是有洪水一样的猛兽凶禽从里面跑出来,个顶个的大,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危险,岚岚听话,我们还是赶紧回皇城吧。”

    伸出手一抓,官岚带着‘咯咯咯’的笑容转着圈儿躲过“再试一次,再试一次我就不闹了。”

    那没辙?谁让你是我的小宝贝儿呢?

    坤沙猛然的闭上眼睛,意念里面全部都是时空裂缝,的确是相当的认真,但是奇怪的是,一旦思维和时空裂缝撞击到一起,整个人仿佛有了一种掌控的状态,但是这种状态,转瞬即逝,坤沙也是没有心的尝试了一下,然后睁开眼睛带着笑容说道“好啦?试也试过了,你也看到了,现在咱们该走了吧?”

    官岚的眼神中带着一种得意的神色。

    她背着手,在坤沙的面前大跨步的说道“你说时空裂缝是不断在位移的,那它怎么就偏偏定在这雷霆大荒了呢?你不觉得非常的奇怪吗?坤沙,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时空裂缝就是在这里等待着你呢?等待着自己的主人呢?”

    什么意思?坤沙几乎是瞬间愣住了。

    官岚笑嘻嘻的指着坤沙的身后,他这才察觉到身后的虚空好像有些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猛然的一回头,刹那间脸色大变,冷汗簌簌的不停直流,在坤沙的面前,原本在天际遥不可及的时空裂缝,此时此刻竟然就摆在自己的眼前,裂缝里面雷电涌动,霹雳炸裂,这样的咫尺距离,坤沙甚至能够听到裂缝里面“轰轰轰”的雷鸣声音。

    他简直惊呆了,不可思议的倒退了两步,说话都带结巴“这……这……”

    “有些东西,或许从一开始就设计好了。”

    官岚将手掌轻轻的放在坤沙的背上,在他的身后阴着一张脸说道“就像是一场雨,乌云在北,白云在南,那样遥远的距离,但是只要有风,只要有动力,只要能够促使它们不断的彼此靠近,那么一场漂泊大雨,是注定要降落在这苍茫的人世间的,你过去所丢失的东西,也或许在未来的货柜里面静静的等待着你,一件都少不了你的,放心。”

    说完,官岚将坤沙轻轻的朝着前方一推。

    时空裂缝在瞬间释放出强大的吞噬力量,一大股的黑雾,从裂缝中喷涌而出,将坤沙和官岚直接吞没,十秒之前还活生生的站在这里的两个人,十秒之后顷刻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是降临在大地上面的甘霖,坠入了地面,便与地面融合在一起,闭口不提坠落下来的时候有多么的多姿多彩。

    时空裂缝吞噬掉两个人之后,在虚空中悬浮了一阵子。

    一道道的雷电扯动着朝着四面八方不断的闪烁、延伸,渐渐的形成了一张巨型的电网。

    电网之中的虚空不断的涌动,似滚滚的激流般怒吼咆哮。

    一声强震,雷电纷纷爆裂,打出一串串的火树银花,涌动许久的时空裂缝,在这一刻就如同人类合并上面的眼睛,猛然的关闭,风来,这条位于雷霆大荒里面的时空裂缝,与坤沙他们一起消散的无影无踪。

    之前,坤沙说过想要把它转移到哪里去来着?

    XXXXXX

    司雯婧真的是感觉到物是人非。

    今天早晨的时候,她还在自己熟悉的房间里面苏醒过来,虽然出了一些意外,但是到底还是在自己掌控的手中,但是也就是一个白天和黑夜的转变,她竟然觉得自己的人生,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枯藤,老树,没有昏鸦,远方只有一望无际的稻田,都说春种秋收,稻田里面一片蛙鸣,“呱呱呱呱”的叫的司雯婧好不心烦,农田里面的水稻长得非常的挺拔,绿油油的,随着夜风轻轻一吹“簌簌”的摇摆着,既吹来水稻的清香,也吹来了无数的蚊子,看着司雯婧在背对着众人躲在一旁“啪啪啪”的不断的拍打着蚊子,木辞镜热情的说“妞,过来呗?来篝火边,这里没什么蚊子。”

    司雯婧愤愤的转过头,脸上满脸包。

    她一边用力的摁着十字一边大怒“不来,我不来,死也不来。”

    木辞镜憨笑着说“你再咬下去就要成丑八怪啦,到时候没有男人要你了啊。”

    我诅咒你们吃方便面没有调料包!!!司雯婧恨恨的继续打蚊子。

    篝火的旁边堆着两堆小篝火,一堆上面放着面锅,里面咕噜噜的煮着方便面,另外一堆上面放着一块铁网,上面全部都是木辞镜在稻田里面抓到的青蛙,个个都是腰肥体壮,全部都是肉,料理好了随便放点调料,真是能够香死人。

    “妞,你过来吃点呗?”,木辞镜热情的招呼道。

    司雯婧握着拳头傲然的吼

    “我司雯婧就算是饿死,死在这荒郊野外,尸体被狗吃了,我都绝对不吃你们一点东西!”

    “真香~”,一分钟后司雯婧咕噜噜的吸着方便面,蹲在地上捧着一个碗,吃的那叫一个大快朵颐,还时不时的说着“小黑,搞两只烤青蛙过来,对对对,要那个大腿最肥的,真香~”

    木辞镜皮肤黝黑,司雯婧就像他随便叫自己一样,给他取名叫做小黑,这家伙性格极好,几乎就没有什么脾气,裂开嘴就是一口白灿灿的牙齿,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嘿嘿嘿的傻笑,相处久了,司雯婧发现这几个人人品都不错,至少没有对自己动什么暴力,互相之间也就慢慢的熟络起来。

    “三木,你们好歹也是十大家族,就让你们吃这个?”,司雯婧挑起一筷子方便面问道。

    木槿枝真是无奈,谁让他名字里面全部都是木头?

    也太次了吧?而且看这个阵势,好像住的也是荒郊野外,这也太没档次了吧?

    “在路上混的,没什么讲究的。”,木茗溪笑着说“小时候听得最多的一句就是你以为普天之下皆你妈啊,人人都要让着你?在五湖四海游走,能够有片瓦遮头就已经是奢侈的事情了,还能挑三拣四的吗?司大小姐估计也是过惯了舒服的日子啊,这样的风餐露宿,你不习惯也很正常。”

    句句在理,司雯婧埋头苦吃,含着方便面含糊不清的问道“你们从小就被训练啊?”

    “我们还好,不管怎么样背后倒是有家族支撑着,就是从小被迫接受一些残酷的事实和黑暗的考验。”,木槿枝从篝火下面变戏法一样的弄出一个巨大的番薯,皮一剥开,牙黄色的番薯肉喷着滚滚的热气,香气四溢,他一边剥一边面无表情的说“你知道公孙家族吗?比我们更狠,怎么说呢?就是家族里面的男性,六岁一到,直接蒙着眼睛,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就随便把你扔在一个地方,你自己就慢慢的生存下来吧。”

    说着,将番薯递给了司雯婧。

    后者歉意的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说道“我真的吃不下啦。”

    “六岁?这么残忍吗?”,司雯婧大口大口的啃着番薯赞叹,随后又忍不住的问“三木,我看你这个纹身挺酷的,这到底是是什么东西呀?”

    木棉瞳抽着香烟直笑“你这思维性跳跃的很啊。”

    木槿枝低着头看了一眼胸膛上面的纹身,语气平静的说“这是我们那片地域特有的东西,也相当于我们的身份和勋章,我的纹身叫做‘千面邪佛’,属于敦煌纹身飞天的一种。”

    不懂,不懂,完全是两个世界,司雯婧吃着吃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忧伤,她突然抬起头忧心忡忡的看着远方的夜空,嘴唇的周围全部都是番薯屑,嘴巴也咀嚼的有些机械,天空很美,慢慢入夜,闪烁的星辰已经逐渐开始跳跃出特殊的光芒,木辞镜倒是非常察言观色的说道“南吴城的危机上午就已经解除了,那个流星现在在被武士追捕,我们还没有消息得到他逃出南吴城的消息。”,说完继续抓起一只烤青蛙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她这句话让司雯婧内心浓浓一暖,对他报以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晚饭之后,木辞镜也是一个人默默的开始收拾,司雯婧看着他这熟练的样子,好像是已经习惯了这些事情,木茗溪则是向周围的村子里面打探了一下,不久后聘聘婷婷的走回来说道“谈好了,一个人十块钱,睡一晚上,明天早上一大早离开,收拾一下,我们就赶紧过去住吧,村民的房子,不要抱有太大的期望。”

    这句话倒是像特意给司雯婧说的,她露出了尴尬的苦笑。

    农村的夜晚非常的宁静,偶尔只能够听到一两声的狗吠响起,一群人走在路上,司雯婧转过身,身后的天空竟然仿佛在第沉沉的压制下来,一条流动的星河仿佛就在眼前,触手可及,她张开手呼吸着新鲜空气,故意慢下脚步和木辞镜走在一起,随后用手肘碰了碰他“小黑,我们这一趟到底干嘛去呀?”

    木辞镜闻言将嘴巴里面没有点燃的香烟拿下来,一板一眼的说道

    “去西伯利亚,找一个实验室,因为操作难度极高,需要用到你。”

    操作难度?司雯婧猛然的翻了一个白眼,十分无语

    “小黑,你们傻呀?世界黑客排名组织里面我就排名第二,你们应该去找流星啊,他排第一。”

    木辞镜仿佛醍醐灌顶的醒悟过来,但是随后又尴尬的开始抓后脑勺。

    “是不是?是不是傻?抓我干嘛?我真的是无语了。”,司雯婧还在教育着他。

    木辞镜是越急越说不出话,老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道

    “不……不是一个老板……”

百度